天悦娱乐

天悦娱乐:韩国为什么这样

  几天前去了办公室附近的常客理发店,我的专业理发师问我为什么突然来韩国了?(笑)”

  天悦娱乐记者再问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就说:“在江原道某地看到了植物园的雕像相关新闻。”介绍了对日本“土下座”的认识。只是级别比剖腹要低一些而已,为了是非常耻辱的行为而发高烧。

  理发师的热烈发言“韩国为什么这样?”

  因为他平时从不谈论这些政治领域的问题,所以从一开始到最后,有时还感到兴趣。在他的谈话结束后,我只更正了一些错误的信息。

  因为他知道该植物园是由韩国政府的预算建造的,所以将其更正为“个人经营的植物园”(而且制片人还说不是将安倍形象化的)。对此,他狡辩说:“无论如何,政府不应该出面注意这些吗?”

  这一瞬间,白天看到的名为《hilluovy》的日本wide show信息节目突然浮现在脑海中。因为专门拍《乐天》(讲述有趣的故事的日本传统娱乐形式)的田川白桦与理发师说了类似的话。曾出演同一节目的矢野英树律师也表示:“对韩国政府的照顾感到遗憾。”理发师或乐高的艺人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拥有国际律师资格证的着名现任律师说出这样的话,本身就象征着日本社会的退步,让人感到非常苦涩。

  向理发师仔细说明。

  “政府如何介入个人拿自己的钱干什么的事情?虽然他使用了“邻国的个人行为是不可饶恕的”等极端的措辞,但不知他对“政权第2号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是否有问题。

  反过来想一想。对于韩国政府在日本出版的嫌韩书籍和《heith speitch》等书籍,难道不能原谅吗?对这一事件,新闻报道出来后,韩国政府表示:“我认为有必要关心邻国。”但是这些部分一个都没有说,只是在电视上出现,大家都在骂韩国政府,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理发师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来没说过这种由来已久的话。他知道我是韩国人,所以轻而易举地提了出来,但当我严肃地驳斥了一段时间后,他感到很吃惊。理发师尴尬地笑了,我也哈哈笑了,用“反正韩日关系应该变好”的理所当然的结论平息了尴尬的气氛。

  从某种角度看,这一“小插曲”似乎象征着自安倍政权以后正在加速发展的日本社会的退步。当权久了,就会烂的。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的安倍政权也是如此。

  现在正式出现的安倍政权丑闻是在“安倍经济学”鼎盛时期的2014年至2018年间发生的。莫里托莫学院丑闻发生于2014年至2016年,有关加克学院丑闻发生于2015年至2017年。2017年是这两起丑闻浮出水面的时间,但实际上是在这之前发生的。而且,2018年厚生劳动省伪造统计资料及伪造公共文件,2015年开始的“赏樱花聚会”丑闻也持续了2019年。

  -唱奇美歌的极右幼儿园,杀人“安倍纪念小学

  最近成为热门话题的围绕前法务省大臣川井的违反《政治资金法》的丑闻,虽然是2019年参议院选举的决定性契机,但如果追溯其渊源,应该说是2015年。因为,第3次安倍内阁成立时,川口顺子将担任内阁总理助理。以安倍经济路线的成功为背景,所谓“官邸政治”的力量达到顶峰时担任现役众议员并担任安倍首相的亲信助理的经历使他成为政治贿赂丑闻的中心。天悦娱乐关于《检察厅法》的丑闻,因为是有关安倍首相的丑闻,所以可以说从2013年至今年6月他因麻将赌博问题辞职之前一直在进行的丑闻。

  但安倍政权的丑闻为何如此之多?再加上丑闻的破坏力也不小。如果是以前,至少应该辞去总理大臣一职。但是,“后安倍”这个词也是因为“光缆19事件”而出现的,和最高权力者的丑闻没有任何关系。何以至于此?

  笔者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没有彻底追究最初的“丑闻”——森托莫学院,还有几乎在同一时期发生的加克学院兽医专业设置丑闻的媒体和司法机关,还有就是因为安倍经济政策的成功而失去了批评意识,即已成为“吃饱了的猪”的日本国民。因此,莫里托莫学院的丑闻非常严重。首先,安倍首相及其夫人参与其中,显而易见的证据应有尽有。

  让我们看一看当时的日本右翼团体大阪支部运营委员兼理事小池百合子担任负责人的纪念小学网站。“名誉校长”安倍章(安倍首相的夫人)和前众议院兼“声援日本会议的国会议员团体”会长平野武夫的鼓励词被放在首位。瑞穗小学的学校法人是森托莫学院。该学院以1.4亿日元的价格从财务省购买了市价达14亿日元的国有土地。查看购买过程,发现存在特惠。

  我很好奇学校法人为什么会给予这样的特惠,后来才知道原来该法人运营的幼儿园是以极右幼儿园闻名的司本幼儿园。新购买的该国有土地也计划建立极右性质的私立小学。当时登载在网站上的安倍晋三和平野武的问候语如下。

  平野隆提及的冢本幼儿园对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说:“把日本当作坏蛋的中国和韩国一定要振作起来!安倍首相阁下加油!在运动会的时候,让人背诵的视频被发现而曾掀起了一场风波。另外,幼儿园副院长、理事长夫人亲自对抗议这种种族歧视教育的在日韩国人保护者说:“我不喜欢韩国人和中国人。虽然您是在日同胞,但是如果在日本生活的话,请继承日本的精神。别再傻了,叫我振作起来。气得我都吃不消了。,引起了争议。从森户学院定期主办的演讲会人士的情况看,属于日本会议,被称为安倍首相亲信的百田直树、樱井义子、田母神俊雄等极右人士占大多数。

  小池百合子当时发送建立小学后援金的用地时还写道,募集后援金的目的不是建立正式学校名称“水之湖纪念小学”,而是建立“安倍信条纪念小学”。由此可见,安倍一家无论以何种方式介入的情况非常明显。日本会议、运营极右幼儿园的学校法人、以低于市价十分之一的价格出售的国有土地、名誉校长、赞助金用地等等。但是,安倍首相在2017年2月17日出席国会时表示:“我和妻子完全没有参与。如果被发现参与此事,我一定会辞去总理大臣和国会议员职务!他还透露了自己的不快。

  如果总理大臣以如此强硬、理直气壮的态度来说,调查其真相是常识。但是,安倍晋三发表上述言论不到十天,日本财务省就从2月26日开始全面着手“伪造国有土地交易批准文件”。

  ▲2017年,莫里托莫学院为向赞助人募捐而发送的邮局汇款纸。“非常抱歉的拜托您,希望您捐赠2个账户以上。另外,对捐赠者,安倍信条纪念小学将在捐赠者的名牌上刻下姓名并进行表彰。"。也就是说,1个账户需要1万日元,如果2个账户需要捐赠2万日元以上。ⓒ立宪民主党福山事务所提供

  消失的安倍

  新年过后的2018年3月2日,《朝日新闻》报道了财务省伪造文件的疑惑。5天后的3月7日,被认为是负责伪造近畿财务局文件的职员的赤木都男留下了写有如下内容的遗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关于伪造文件的一切都是史家和李在局长的指示。另外,他还向美国财政局长米纳米·金进行了报告,因此他也很清楚。在过去的一年里,财务省在国会答辩中做出了充满虚伪的回答,对此我一直感到内疚。(略)”

  负责伪造文件的职员自杀,以及遗书内的内容通过周文春等周刊发表之后,立即引发了混乱。日本连日出现了森本学院问题。日本政府的处理也非常迅速,史无前例。已经晋升为国税厅厅长的佐川信孝在两天后的3月9日突然辞职,12日财务省表示:“伪造了文件。”当然,财务省在野党国会议员们的“捏造”(十一日期内ざん)一词代替“变更”(上选取き換到40岁)”委婉地表达,但反正裁决结束交易相关文件,如特例申请特例승인서出售、租赁决心书、决心书等全方位的文件承认了任意变更了上述内容。

  但在国会的调查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承认安倍首相参与其中。此刻的我,就是现在也广泛使用的“村卓(忖经度)”一词。也就是说,没有事先让下属了解上司的意向,而是自己行动。也就是说,安倍并不是出于某种目的故意下达指示,而是让财务省官员根据自己的想法办事。用国民缴纳的税金维持生活的官僚们把权力者的心放在首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之后发生的事情。

  财务省国会质询结束后,在野党(虽然最终没有阐明与安倍首相的关联性)暂时将主动坦白违反公文的人士,以及当时参与交易的财务省和金基财务局所属的38名官员告到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殊部。嫌疑是渎职、变造及使用引诱公文(批准文件)、破坏公共文件。但是,大阪地方检察厅将于5月31日对所有人做出不起诉处理。一旦下达该措施,财务省将自行处罚其中的20人。

  对检察机关的这一处分不服的原告团要求检察机关重新进行调查。日本的检察审查制度的目的是,在国民中随意选拔11人,对检察官做出不起诉处理的案件再次进行审查,并根据普通国民的意愿反映检察官职务上的漏洞。2019年3月15日,大阪第一检察官会将38人中被认定嫌疑较深、罪质较坏的泽川等10人认定为“不起诉不正当”。但在过了5个月后的2019年8月9日,大阪地检特别调查部决定不起诉这10人。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对于围绕莫里托莫学院问题捏造文件的事件,至少没有必要负刑事责任。(今年再次提出莫里托莫学院诉讼,自杀的明石洋子的夫人以国家为对象,提出1亿1千万日元赔偿金的民事诉讼。对于莫里托莫学院丑闻相关的刑事诉讼,可以认为没有一事不再理的原则。)